肖纾

制章秃顶少女

人人都爱坂田银时。

期待再会,提前祝你生日快乐。

图源推特丸千代,不会翻墙没有授权侵删。和原图色差很大,本来打算套色,色块什么都整好了,不过肺片八十多张后暂时放弃。
十号的时候我已经在上第五天的课啦,一会儿就返校了。没有电脑来定时,提前发啦发啦……

乙一啊,乙一啊,乙一啊……
早就想自己写一点关于乙一老师的东西了,夜深人静,头晕目眩。

我算不上乙一的死忠粉,事实上他的书我也没看过几本;纸质书越来越难买了,在国内乙一算是很小众的作者,其实主要是没钱啊买不起书。
第一次知道乙一应该是初一那年,一本莫名的杂志,里面推荐了《濒死之绿》《在黑暗中等待》,一瞬间觉得,哇感觉好像超厉害的。
事实上我到初三下半年,四月底,才看了第一本乙一《只有你听到Callingyou》。那个下午我看了三本乙一,其余两本是《寂寞的频率》《箱庭图书馆》。

我是不敢看黑乙一的,(主要我也搜罗不到黑乙一的实体书……)白乙一已经足够决绝了。
明明都是那么残酷的事情,确被乙一老师描写的如此美好温暖。明明结局都是实打实的be,却一直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希望。

在我阅读乙一的作品的时候,我感觉我整个人被不断压缩压缩,血液大脑内脏肢体全部支离破碎的糅合在一起,团成一个球;然后这个球掉下去了,掉下深渊,混沌地感觉着整个世界,突然落地,“啪”摔得粉碎。一地的碎沫慢慢会聚到一起拼成了一个和从前一模一样的我,和从前完全不同的我。

阅读和思考的感觉差别很大,我很喜欢一边迅速走路一边想故事情节,大脑记忆和文字是有出入的,文字更多的给你理性的故事,思考故事情节只会越来越偏向主观。

在我的主观思考上,乙一老师的故事像是一根圆润的木棍,是那种颜色很浅的木头做成的,手腕粗细,木棍两头上了包浆,可中间却全是小木刺,密密麻麻。
这根木棍,温柔的插进胸口,缓慢的越插越深,木刺让你发痒让你抓狂;这只是第一步。然后它向下了,带着力度把你撕成左右两半,你能清楚的看到跳动的心脏,迸出的因为震悚而发冷的鲜血,和被剖开的平面上扎着的洁白的小木刺。多少血液也染不红这些木刺,它融入血液了,顺着血液在身体中游动,随着情绪,时不时跑出来刺激你的血管。这是第二部分。第三部分最简单了,他用涂满了蜜糖的订书钉,严丝合缝的把你修补完整,让你回归为一个正常的人。蜜糖会进入血液和木刺一起在你的身体里畅游,在某个合适或者不合适的时机冲入大脑和你打个招呼;而订书钉永远嵌在胸口,时时刻刻提醒你:你曾经被撕裂过,被修补过,但是,你现在是个完好无损的人。

他将你撕裂,然后修补你,最后才能说出最想说的话:要热爱这个世界。要学会带着骇人的伤口和无法弥补的遗憾,爱这个世界。

你要爱这个世界。
即使她杀死了你,杀死了我。
你要爱她。

乙一老师,真的是不可多得的鬼才啊。这是我喜欢乙一老师的第九个月,时间不长;不过我有预感,至少这高中三年,乙一老师会是陪伴我的那个作家。
这篇碎碎念写的太爽了,我从七月底就想写一写乙一老师了,终于终于,写出来了。
乙一啊乙一啊乙一啊。
乙一。

时隔一个多月的产出……
十几天前刻完的,但那个时候在学校,直到现在才有空拍照发出来。
其实是四点返校哈哈哈哈哈但是我刚刚输完液果断选择六点半返校。

高中生活还算快乐,每天都靠着姑娘们的欢声笑语活下去。
衡水分校的制度真的很恶心,但是班里的老师同学都太棒了。
美丽室友我永远爱她们,她们太可爱了,我希望姑娘们都好好的,希望自己能争口气在一班待下去继续和这几位姑娘住在一个宿舍。
半个月的相处,我的姑娘们超级超级棒的。
我也很棒的啊,超乎我想像的我非常适应这样的超快节奏生活,甚至被班主任当着全班的面表扬。
我很棒的,很棒的。
对我要货真价实的退圈三年,这三年刻的章会极少极少,这个lof账号上会全部都是碎碎念。
取关随意吧。
经历了这半个月生活后我真的对很多事儿都看淡了,比如《银魂》完结,比如《龙族》起起伏伏的剧情,比如烦躁了好久好久的我团演唱会没去成,比如自己的莫名的丧气。
我很棒的,我超棒的。

我需要大量的知识,我需要无数的经验,我想带着足够的勇敢去看一次五月天,我想成为我憧憬的那种人。我想努力。我想好好活着。

我要成为超级超级棒的人,三年后带着礼物去见自己想见的人。玖翌,令羽,幻羽……还有大队里的大家。

没什么做不到的,没什么。

加油。

这个是大号,一心橡皮章,以前的碎碎念不删了,不过以后碎碎念会换号
这个是小号,用来写文,银土only不拆不逆,发完文就溜那种。 @是肖纾哇

纯粹作死。
心里一不舒服就去看倾城篇最后部分,把自己哭成傻逼。
我是想从头看银魂日常篇的,但是我发现我的记忆力太好了,每件事都深深印在脑子里,知道故事发展,知道下一句会出现什么梗,知道日常是回不来了。
痛苦,难以忍受的痛苦。最形象的还是小学生形容,胸口闷闷的。持续的压迫感,心脏就那样钝钝的跳动,又好像不再跳动。原来情绪这个东西真的能导致胃疼。
银之魂篇我不敢看。打算下午看完永远的万事屋,然后把它当成真正结局。这个时候只有逃避才能解决问题,麻痹自己才是最好的方法。
这个夏天最后悔也是最不后悔的事,我看了341集的银魂动漫,184话的银魂漫画。
我不知道别人难过至极是什么表情,我只知道我是笑着的,礼貌的僵硬的笑容,没有几滴泪水,我入了一个晚了至少五年的坑,虽然我三年前就在看银魂。
我总是骗自己,还有时间,一切不晚。事实上什么都晚了。我以为我还会有至少七年的时间去刻章去画画,可是我现在就要放弃了,右手中指指节,手腕,都废了一样。我以为我有时间去调理好我的作息身体,可是我连药都没有按时吃。
没时间了,没有时间了。

今宵明月,早已西沉。
八月二十二10:51

看了两篇同人文,极其优质的同人文。我不想说是哪两篇内容是什么,我只能说,看完后内心汹涌澎湃却安静平和。
在是架空设定的同人文上,不ooc就是一件难事,完美还原原著性格又升华了原著性格,这样的实数罕见。不过这样的同人文大多没几个看就是了。
看个同人我还要思考人生,我也是个神经病。
我很容易陷入这种有关心理有关哲学的问题,其实就是想太多却又知识浅薄,自己把自己框住了。
还是自己瞎解读。还是要接着说昨天还是前天的那个问题,有关“心疼”。情感过于廉价,又过于珍贵。
我认为,所谓的卑微的爱,是不存在的。当喜欢上爱上一个事物一个人时,已经把自己放到了平等的位置上,或者更高。在低位,是不会有敬畏以外的感情的。我说的只是情感,不是社会地位。只要你去喜欢去爱,你的情感就已经高于你喜欢的爱的那个人。
我自己的文字无法描述出我内心的想法,看过的人自行理解,就当我抽风就好。
我感到最为迷惑的事就是,人们是用心理学哲学这样的理性,去判断人的思考与心理。用理性揣摩感性,这已经是最不理性的事了。位于哲学或心理学顶尖的大师们,一定都是个疯子。
我总是在考虑这些不符合逻辑的事儿,没有足够的知识供我思考,我就这么把自己框进了养着半死不活的那只可怜猫的箱子。
那只可怜猫是属于什么理论?量子力学?记不清了。
两个选择,活或者死。全靠自己的眼睛,而不是靠那个半衰期的放射性元素。
是不是可以说,就算没有那个装置,那只猫依旧半死半活。人们说它死它就是死,说它活它就是活。无关事实,人们认定就是事实。

又陷入了泥潭……

还是扯扯我本人吧。我听到的对我最切实的评价是我母亲说的,“你看的书太多了,也太少了。”我就两个选择,要么把自己从泥潭里拔出去,去学习更多知识,要么浑浑噩噩直接放弃,纵身一跃。我现在在后面那个选择上晃荡,看着前面的选择一脸讽刺。
即使我真的能走上前面的道路,大概也会因为哲学问题跳下去。
接着刷银魂了。溜了。欢迎和我讨论人生。

每日碎碎念,不要点推荐。

今天一天心都是揪着痛的。《银魂》刷完了将军暗杀篇,再见了真选组看到了八;虽然早就知道小将会领便当,但是假发说“那位穿着三角裤的客人点的”的时候,哭崩了。
银魂至今我哭过两次,一次倾城篇最后,一次这回。
大概是两年前左右看过这部分的漫画,不过那时候没入银魂,被假发那一句“英雄在此”惊到了;而现在只有对故人的惋惜。

看到了一种说法,对屏幕上的角色的“心疼”是很廉价虚伪的,打出“心疼”时已经把自己置于高位,这样才会去心疼低于自己的人。心疼和喜欢,都太廉价了,只要你居高临下。
我有些列表,半个月分一次手,分完就能找到对象(cp),而且和每一个对象都像是用了他自己所有的爱意,我着实不理解,一个薄情的人永远理解不了。老实说我是羡慕的,我没资格去说这些事情。

我是个被剧透党,把剧情在百度上嗑完才能看正剧,心里脆弱,受不起大风大浪。
猩猩和银桑喝酒时果断抛下了手机,冒着雨出门买了两罐啤酒吨吨吨灌了,那时是九点。酒这种东西太难喝了,难喝到觉得这世界什么都是好的。喝完酒吃果冻都是乱七八糟的味道,维他柠檬茶都难喝了起来,不过白开水和啤酒和没冻起来的果汁冰棒一起喝,好喝才怪。以及,雪碧兑冰红茶好喝,可乐兑雪碧一般,可乐兑啤酒难以下咽。

马上就开学了啊,开学住宿,仿衡水的制度真的会死人的。期盼开学,让我忙起来不去考虑有的没的人生苦短。不过社恐真心不想面对新同学和室友,以及从始至终的厌恶男性(个人原因)。
开学了就可以画画写文了。太久没写东西了,时间全用来碎碎念。
还有两个章子想刻,一个瘦金体的银魂台词,一个毛森太太的一家五口(银总夜兔一家)。不知道整不整的完……还想去排版打印素材,还有一个很麻烦的团刻章……想想就暴躁。
我还是接着看银魂吧,银魂是不会让我快乐的,但是至少,我的这个夏天,是完完全全属于银魂的。属于让我狂笑又让我爆哭的银魂。我喜欢一种事物,真的会永远喜欢的。

“因为这样的我存活于世
就会让数万的人感到悲伤”
《自傷無色》

近期很喪。